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不小心撩到个龙神大人 > 051:高级材料
    “我说对面的,还有完没完了!打不打啊!”火溢终于忍无可忍出声,“你们这喂草的喂草,聊天的聊天,是不把我们放眼里吗!”

    弦月抬手示意,“来啦来啦,打吧。”说着,招手唤出朔望,打量对面这三个,辰晷和惊雷她打不过,哪怕不用修为术法,干拼技能也够呛对付这两位专业练家子。那就只能奔着火溢下手了……毕竟,没有大火球在身边的火溢,总归是缺了点什么的。

    思及此,弦月道“那两个你们顶住,我处理话多的!”

    “喂!弦月!你过分,我还是个孩子!你怎么跟我抢!”

    鹏楠一脸迷茫,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胸脯,“我……我来负责龙神大人!”

    小雨工咽了口唾沫,“你……行!你看住他啊!”说着自己唤出自己的大伞扛在肩上,只得奔着惊雷而去。

    鹏楠一脸正气站到辰晷面前,掐腰,摆好姿势。

    辰晷看着他真的是不忍心出手,干脆连潜渊也没有用,直接拎起鹏楠拉去一边把战场给人家让出来。

    几只灵宠中,鹏楠的灵鹿开始“唱歌”,姑且算作加油助威的用途。小雨工的小鸡扇着翅膀直奔辰晷的小金蛇,显然是把人家当成虫子来处理了,不断的啄米一般的攻击着。剩下的雷兽和火溢的大狗便都围上了吞云,吞云上下左右灵巧躲避着,一时倒是也还能应付,只是被缠得有些紧。

    没了术法,小雨工人小力轻,明显落了下乘,惊雷一掌拍向他,转身便奔弦月而来。

    弦月一时之间应付惊雷和火溢两个人,很快便有些乱套。当火溢一拳过来时,弦月想要闪身而另一边惊雷的攻击也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弦月惊叫,躲闪不及,被打了出去,一个翻身跪在地上,揉着自己的胳膊,“该死!不能轻点吗!”

    看到弦月被打,吞云马上便有些急了,要到她身边去。可是那狗和雷兽哪里肯让,任凭吞云变大了几倍,那两个家伙也死缠着它,不断的发起攻击。吞云的状态开始变得急躁,当它看到火溢再度奔着弦月过去的时候,吞云陡然持续变大,然后猛然张开自己的嘴,一口将眼前又一次发动攻击的雷兽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火溢的那头狗一见如此,望着硕大无比的吞云,一口待喷的火登时哑了,变成了咳嗽,瑟瑟发抖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吞云跃起一个摆尾,直接奔着火溢面门而去。

    火溢愣住,幸而辰晷反应够快,飞身上前带开了火溢,才免了他被吞云巨大的鱼尾扫出去。

    战斗以一种极其诡异的方式结束了。

    弦月一组获胜。

    惊雷震惊的看着吞云,“喂,弦月,你别走!我的雷兽呢!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弦月仰头看了看如今巨大无比的吞云,“……被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还给我,快点还给我!”惊雷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弦月抬抬手止住他,“别急,别急,我商量商量……”弦月对着吞云招手,“吞云……那个……把雷兽吐出来好不好?那玩意也不好吃,仔细不消化肚子疼,还是算了吧,吐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吞云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弦月抱臂琢磨一番,“你要是能把雷兽吐出来,我回去给你做好吃的!”

    吞云别了惊雷一眼,迟疑一下,缓缓吸了一口气,然后猛地将那雷兽喷了出来。雷兽倒是也没有死,只是彻底吓傻了一般,被吐在地上呜咽着一动不敢动。

    吞云这才缓缓缩小了自己,变回了一只小鱼的样子,然后歪在了地上。弦月跑过去捧起它,一脸爱怜与震惊。

    灵宝天尊哈哈大笑,“不错不错,看来,你这鲲总算发现自己的技能了。”

    弦月不解,“这……也叫技能?”

    “大道至简。对于鲲来说,再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技能。鲲之大,几千里也,凡是阻挡的便吞入腹中,又有什么是它吞不下的呢?”灵宝天尊解释,“只是,吞云尚且年幼,不可频繁过度使用此方法,若是一只成年鲲,恐怕就无可匹敌了。”

    弦月这才想起之前药上菩萨所言,原来,这谜底果然便在谜面上,吞云的特点便是大,而他所用的技能也便是以这大为基础的,它可以吞下一切。

    入夜,弦月与辰晷又来到结界中,她捧着如今看起来无精打采的吞云,问辰晷“它不会是吃了一下雷兽,消化不良吧?”

    “它毕竟年幼,还不能随便开启这个技能吧。”辰晷接过弦月手中的吞云,将它放入水中。

    “你说吞云吞掉的东西在它肚子里什么感觉?难道不会搅乱它五脏六腑吗?”弦月好奇。

    辰晷摇摇头,“恐怕除非被它吞掉一回,不然你很难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别想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弦月讪讪,她好奇心起来,确实想爬进去看看吞云肚子里到底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自吞云发威过一次,所有灵宠似乎都受到了刺激和惊吓,再没人乐意与吞云对战。

    法宝课上,经过一段时间的打磨,众人手中的法宝都有了初步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日,元始天尊一一验看了众人的成果后,看着众人,忽然宣布“西侧百里有处悬空石,上有五灵洞,洞内放着五种五灵至强的力量结晶。你们凭借各自的本事,可以前去一试,能取得此至强结晶材料的,可以帮你们强化自己的法宝。”

    底下几乎一瞬间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千载难逢的机会啊!能得到元始天尊放在这里的宝贝,那该是何等强大的能力,无异于将为自己的法宝增加无数能量。大家商量着,组队的组队,联合的联合,一时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然而元始天尊轻轻哼了一声,压住众人的雀跃,道“那五个山洞内,自有幻兽守护,幻兽遇强则强,遇弱则弱。你们自己好生权衡。”

    这次,下面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幻兽本身谈不上什么攻击力,但是幻兽可以千变万化,遇到越强的攻击它自己便会对应而变得更强。遇到弱小的攻击,它自己便也会相对弱化。

    这样一头兽来看守的话,若是大家三五成群而去,恐怕那幻兽能力会倍增,反而难以对付。

    这其间的度,便需要细心把控了。

    为了能够取得元始天尊口中所说的顶级力量结晶,辰晷、弦月、墨白和火溢几人凑在一处商量此事。

    “聆少哪儿去了?”火溢寻找。

    “刚刚说还有事,便自己先走了。”墨白回答。自上次拿到升阶资格却未能通过之后,聆少便与大家的来往都变得淡了些。常日里除去上课,甚少能看到他。这让大家都微微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弦月回忆起之前与聆少的一番对话,心中更不是滋味。这个家伙,怕是自己梗在了那里,钻了牛角尖,不欲对人讲吧。

    火溢倒是不觉得有什么,开口问“咱们怎么去拿那能量结晶?”

    辰晷直言,“我自去取水灵的结晶,但是无法帮助你们前去。不然,恐怕幻兽的力量会因我的存在而被大大提高。”

    墨白琢磨一下,“能使用木灵结晶的除了我,便是弦月,舞闲和了禅和尚了。”

    弦月很慷慨表示“我的箭纵使取得材料,估计也所用不多,你不若取来分我一点边角料便够了。”

    墨白笑起来,“你倒是大方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如说我图省事。”弦月耸耸肩,对这些事情不以为意,也无心争得头破血流。典型属于有则锦上添花,没有也并无不可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火溢那边倒是竞争比较激烈,”墨白指出,“雪凰和乌旗旗恐怕都会去争一争。”

    “来来来,先比一场,再打了幻兽,这才过瘾!东西不东西的是次要!”火溢很兴奋。

    众人商量了一阵策略,最终决定由辰晷先进洞去会会那幻兽,再带情报出来。毕竟,他会失手的概率极低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之后,天色已暗,大家各自散去。辰晷偷偷拉住弦月,两人自是往结界内温存了一阵才各自回去。

    月已中天,弦月自顾自伸着懒腰推门回房,却未发现不远处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她。

    舞闲自之前便怀疑弦月与辰晷私下有约,几次小心翼翼试图跟踪之后她便发现了那处两人的秘密结界。看着两人消失于虚空,再自虚空出来,她很确信那处有一个屏障隐蔽了起来。只是她百思不得其解,这图中为何有这样一处,他们又是如何发现,怎么能够自己利用的呢?

    带着这个疑问,舞闲趁着弦月不在,偷偷溜入过弦月的房间……

    她从未进过弦月的屋子,进去之后,瞬间觉得不可思议。当初分配房间时她看过那屋子,明明又小又简陋,黑漆漆的。可如今弦月这间屋子,开了南窗,大而洁净,连布局都有些不同……

    一切谜题解开,来自于她这次归家一趟。

    她寻了家中长辈,试探着打探了关于灵宝天尊这张太极虚弥图的事情。这一问之下,她才得知,太极虚弥图还有一杆与之相配的笔,可以于图中造山造水,无所不能。弦月能够改变自己的房间,又能得以在图中有一处结界,想来,定是用了这杆笔。

    有了这杆笔,任谁都能成为这张图中无所不能的存在。

    那若是我得到这杆笔呢?舞闲于夜色中露出一抹阴恻恻的笑容,看了看自己的手中。如今,在她手心上躺着一杆白玉质地的幻生笔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大早,当所有人陆陆续续聚集到元始天尊所指示的地点时,才发现那处悬石很是独特。那悬石呈现五瓣花的样子,每一个花瓣上便有一个山洞,看起来洞穴清浅,但是向里望去却黑洞洞什么也看不清。

    “恐怕里面别有洞天啊。”弦月琢磨。

    辰晷直奔所存水灵的山洞而去,却在洞穴门口碰见姑射仙子。

    姑射仙子道“虽然知道定然赢不过龙神大人,但是,还请赐教一番。”

    辰晷看了看她,抬手示意,潜渊入手。两人不过战了不到百招,潜渊便已指在了姑射仙子的眉心。

    姑射仙子再度拱手行礼,退了下去,而辰晷则直接走入了洞穴之中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没敢轻举妄动,似乎在等着一个结果。自他走进去,洞穴始终安静异常,众人更坚定了这洞穴不过是个入口,里面恐怕是另一个独立的境界才对。足足过了一刻钟,辰晷才带着那盈盈蓝光的水灵结晶出来,看起来一切如常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墨白几人好奇靠过去。

    “幻兽变化多端,不易对付,一定要小心。”辰晷回答。

    周围人都多了几分紧张,如果连辰晷都这样说,那恐怕是真的不简单的……

    弦月伸展了一下胳膊,看向墨白,“我们也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昨日商议后,弦月决定跟墨白一道进入木灵的洞穴。虽然两人同入难度可能提高一倍,但是两个人毕竟有个照应,也会多些机会。

    墨白点头,迈步要走的时候,辰晷忽然将弦月拉开到一边。弦月不解,辰晷却在她的手心之中快速画了一个印。那印记一形成便金光一晃,最终留在手心中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?”弦月不解。

    “以此印,可短时间内调用潜渊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辰晷笑笑,“以策万全。”

    “不至于吧……那可是上古神兵啊……”弦月苦笑,“你怎么这么谨小慎微起来。”

    辰晷没回答,只是告诉她,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然而就在两人聊天的间隙,舞闲忽然拨开众人,直直飞入洞穴之内。

    墨白愣了愣,甚至没来得及阻拦她。周围人瞬间一片哗然。大家公认的有机会拿到这东西的不过那几个人,木灵一组,自然是墨白或者弦月的机会最大,若这两人不互相竞争,也便没什么好猜的了。可这舞闲,虽然比之同辈的仙者也算个有实力的,但是绝对不够强。

    弦月蹙眉,拍了拍墨白,“走,我们也去!让给你还说得过去,让她得了我可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墨白低声笑问,“因为她亲过辰晷?”

    弦月撇撇嘴,不说话,大步流星迈入洞穴之内。

    入得洞内,在黑暗中走了一段距离后,前面的洞穴陡然放大,不远处是空荡荡的百丈山体,山顶上方是无数垂挂下来的岩石,各个如尖刺一般,令人恐惧。正前方,一个莲花一般的大平台以一根高擎的石柱托举着,立在百丈之下滚滚红色的岩浆火浪之上,看起来摇摇欲坠一般,下方岩浆不断激荡翻涌,舔舐着那根石柱。

    弦月倒吸了一口气,隐隐有些心惊。

    。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studynl.com
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studynl.com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