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> 028,异变,怪物
    当奇异云雾笼罩游轮的那一刹。

    秦玲紧紧抓住楚天行的手,说道:“天行别害怕,我就在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声音带点儿小颤音,但语气极坚定。

    楚天行又是感动,又是无奈:“其实我一点都不怕……”

    刚说到这里,云雾袭来,蓝芒闪烁,船上所有人眼前一片茫然,不能视物。

    紧接着,正自平稳航行的游轮轰然一震,伴着这震颤,船上人员只觉像是在乘坐过山车一般,出现了明显的沉坠感和失重感。

    尽管船上人员,无论学生还是船员,尽皆身负武功,就算大多数都没能练出内力,也有着不弱的外功基础,可猝不及防之下,还是有不少人没能及时扎稳下盘,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一时间,船上惊叫声、呼痛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好在那沉坠失重感很快便告消失。

    紧接着,连那笼罩船身,令所有人失去视野的奇异云雾,也突兀地消散一空。

    奇异云雾一散,甲板上的楚天行等人,顿时恢复了视野。

    众人连忙向着船舷外看去,就见四周仍然是茫茫大海,头顶仍然是蓝天白云,乍看上去,似乎并没有发生任何异变。

    但船上的广播立刻就响了起来,船长以低沉严肃,又略带几分紧张急迫的语气说道:

    “请所有同学立即离开甲板,前往大餐厅集合。重复一遍,请所有同学立即离开甲板,前往大餐厅集合……”

    刚刚才发生了“奇异云雾”的诡异事件,即使在场的都是年轻气盛、胆大叛逆的少年人,这时候也不会有人敢违逆船长的命令。

    当下包括楚天行、秦玲在内,甲板上所有的同学,就准备离开甲板,前去集合。

    但刚抬脚没几步,楚天行就听到身后传来咚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不必回头,天赋“直感”驱使下,他如同脑后生眼,猛地一偏头。

    就在他偏头的那一刹,一道劲风撕裂空气,贴着他的耳朵嗖地掠过。同时他眼角余光,亦捕捉到了那给了他一记背刺的物事。

    居然是一口三股鱼叉。

    避过那三股鱼叉背刺之后,楚天行就要反手回敬一记“神龙摆尾”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他出手,他身边的秦玲便猛地一掌推在他肩膀上,将他往侧面推了开去。

    同时她饱含愤怒地斥喝一声,猛地拧腰,旋身,裙摆飞扬宛若一朵怒放的白花,修长雪白的右腿则像是一柄破空的战斧,挟风雷怒啸般的低沉轰鸣,凶猛无匹地横扫出去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爆胎一般的打击声中,秦玲的右腿,狠狠扫在偷袭者身上。

    清脆的骨裂声、凄厉又刺耳的哀嚎声同时响起,紧接着便是一记巨大的撞击声。

    而被秦玲推开的楚天行,此时终于回头,看清了偷袭者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鬼东西?”

    看清偷袭者的样貌时,楚天行眼角不禁狠狠地抽搐了几下。

    那居然是一个鱼头人身的怪物。

    它躯干似人,但身上不着寸缕,只覆着一层黝黑的“鱼鳞”。

    它身高还不到一米六,但肩宽背阔、肌肉发达,四肢粗壮,上臂竟有常人大腿粗细。

    它没有脖子,肩膀上直接搁着一只古怪的鱼头。

    鱼头上没有鼻子,只有两个气孔。气孔上方,是一对猩红滚圆的鱼眼。

    它头顶支楞着一排鱼鳍般的骨刺,看着像是“莫西干”头型。

    它大张的鱼嘴里,满是尖利的獠牙,此时正有大股大股的鲜血,喷泉一般自它血盆大口中涌出。

    这怪物,赫然像极了楚天行曾经玩过的某款游戏中的怪物“鱼人”。

    不过眼前这头感觉远比游戏里的鱼人,更加强壮凶残的怪物,其胸膛已被秦玲一腿轰塌,整副排骨都陷了下去。

    它背靠着已被撞到略微变形的船舷栏杆,瘫坐在甲板上,大口大口地吐着血。可那对滚圆猩红的眼睛,仍然死死盯着秦玲,眼神之中,满是掠食动物对于杀戮与血肉的渴望。

    “这,这是什么怪物?”

    虽然一腿就秒掉了这头怪物,可秦玲最多只参加过擂台比武,并没有真正的生死实战经验,更别提杀生了。

    此时见那奄奄一息的怪物一边吐血,一边用凶残森冷的眼神瞪视着自己,饶是秦玲才是胜者,也不禁感到头皮发麻,脊背发冷。

    甲板上的同学们也看到了这头怪物,顿时连连惊呼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行倒是很快就从惊诧之中恢复过来,刚要过去安抚秦玲,就听沉重的“咚咚”之声接连响起。

    循声一望,就见一头头同样的“鱼人”,手持着锈迹斑斑的三股叉、长矛、各形刀剑,乃至骨制标枪等五花八门的冷兵器,翻过船舷,跃上甲板,一边戛戛怪叫着,一边饿虎扑羊一般,杀向甲板上的同学们。

    看着它们那残忍贪婪的眼神,楚天行仿佛听懂了它们的怪叫:

    肉,好多的肉,又鲜又嫩的肉!

    鱼人突袭之时,甲板上绝大多数同学,都被这突发的变故、凶猛的怪物吓得手足无措,似乎连身上的武功都忘掉了。

    对此,楚天行并不意外,也并没有因此觉得这些身怀武功的同学都是废物。

    因为戚继光戚大帅就曾经说过:

    “平日十分武艺,临阵时如用得五分出,亦可成功;用得八分,天下无敌;未有临阵用尽平日十分本事,而能从容活泼者也。

    戚大帅的意思,就是指实战和修炼并不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平时功夫练得再好,实战时能用出五分,就已经是“大成功”了。

    而他这还是对职业士兵的要求。

    连以杀戮战斗为职业的士兵,都只要求临阵能用出五分武功,就可以算他成功,楚天行这一班同学,都是生长在和平年代,从未经历过生死战的高中毕业生,第一次实战,面对的就是鱼人这种凶残狰狞的非人怪物,那平时功夫练得再好,也不可能马上就把功夫发挥出来。

    惊慌震颤、手足无措才是正常。

    从小生长在和平安定的环境,没有任何生死实战经验,却能镇定自若、大杀四方的,不是天才,就是变态。

    而就连秦玲这样的武道天才,挟怒一击轰杀一头鱼人,看清那鱼人的模样后,不一样遍体生寒、微微发抖?

    至于楚天行……

    此前遇上凤予飞时,他虽然奔逃狼狈,可即使血影邪物扑出,就要上他身的生死关头,他也没有慌乱无措。

    反而在生死压力之下,将当时身上仅有的那点本领,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事后虽有后怕,但临场之时,他是真的不慌不乱。

    而此刻,他同样一点不慌,反而极冷静地观察着鱼人,分析着它们的长处和弱点。

    “看来,我真的是临阵能发挥十成武艺的绝世天才!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。

    眼看着鱼人就要杀进人群,而大多数同学都还没能反应过来,只有高远、陈木生等少数武功排名顶尖的同学,能勉强克制处恐惧,做出迎战准备,楚天行不禁轻轻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!”

    从兜里摸出一把绣花针扣在手中,刚要以漫天花雨撒金针的手法掷出,刺瞎冲在最前的几头鱼人的眼睛,一声爆喝,忽在甲板上响起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爆喝仿佛惊雷落地,震彻整个甲板。

    那些正要扑入人群,大肆杀戮、掠食血肉的鱼人,顿时像是遭了雷劈一般,踉踉呛呛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许多同学也遭这爆喝波及,晕船一般东倒西歪。

    爆喝刚落,一道雄壮的身影,便左手持一面防爆盾,右手持一口开刃大斧,旋风般冲上甲板,盾击、斧劈、脚踹、肩顶,只几个呼吸的功夫,便结果了四头鱼人。

    在那雄壮身影之后,又有六条人影杀出,每三人结成一阵,皆是一手持盾,一手持刀,彼此配合着杀了上来,所过之处,刀光闪烁,血溅如雨,一头鱼怪或身首分离,或胸膛开洞,纷纷倒在他们脚下。

    船上的保安队出战了。

    当先那一声爆喝震倒十几头鱼怪,手持大盾战斧的,正是贯通了十二正经、奇经八脉,内力境大成的安保队长——这内力修为,放在没有被楚天行提升表现力的原版射雕世界,这保安队长至少也是一个裘千仞级别的准五绝级高手。

    话说,要不是这条游轮的小主人也在船上,这种等级的高手,还真不会轻易随着这么一条才有几十个乘客的小船出海,亲自来担任安保队长。

    他坐镇的,应该是那种有几百上千乘客的大船。

    紧随保安队长的六人,都是退伍军人出身。

    尽管他们修为远远不及保安队长,也未必有过生死实战的经验,可毕竟是经历了严格训练的正规军人,且至少有过高度模拟实战的演习经验。

    此时有所准备之下,他们一出手就大杀四方,将鱼怪杀得尸横遍地,暂时没有让一头鱼怪接近学生们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代表形势就此一片大好。

    因为保安队员们虽然仗着器械精良、武功高强,暂时挡住了鱼怪,可鱼怪的数量,委实超出想象。保安队员刚刚砍倒几头鱼怪,马上就有更多的鱼怪,翻过船舷,跃上甲板。

    楚天行掌扣绣花针,几步走到船舷边上,飞快地探头往下看了一眼,眼角顿时微微一跳。

    只见下方海面上,水面翻滚仿佛沸腾,宛若沙丁鱼群一般难以计数的鱼怪,正在水下穿梭来去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楚天行顿时明白,今天这事儿,怕是难以善了,当下快步回到秦玲身边,一把拉住她的手:

    “鱼怪数量多得难以想象,保安队虽然厉害,可数量差距太大,不可能真正击退鱼怪。我们得赶紧组织同学们撤回船舱,据险而守,等待救援!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入耳,秦玲总算是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她用力点了点头,护着楚天行穿过正自血肉横飞的战场,来到甲板中央,一一扶起那些被保安队长一声怒喝,震得手脚发软,到此时还未恢复过来的同学,带着他们往船舱撤去。

    【周六、周日我要懒觉,起床很晚,所以更新晚了点。求勒个票~!】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studynl.com
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studynl.com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