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马过江河 > 最终章.烽火卷长空 355.清盘
    发了一通脾气之后,这小胖子转身迈步,气哼哼地离开了长乐坊,只留下了面色尴尬的两位客人,与那名忽然改了口风,言语间颇有些意兴阑珊的房牙……

    由于这铺面是沈归的产业,所以周长安也不着急回府,而是好整以暇的隐入了一个角落之中,瞧瞧等待着这场闹剧的落幕……

    很快,在这位牙人精湛的演技、与准确的节奏把控之下,那一对中年夫妇咬牙掏出了一千三百两银票,递给那名牙人,宣告这笔买卖正式成交!

    既然生意有了结果,周长安也想要打道回府;可忽然之间,他只觉得有一硬物顶住了自己后腰,耳边也传来一个陌生的男子声音

    “四皇子果真好雅兴,光天化日朗朗乾坤,躲在胡同里偷看牙人卖铺子……”

    眼见那名赚了大钱的牙人,也正眉飞色舞地朝这边走来,周长安也打算铤而走险,试试贼人的身手;可他才刚刚提起一口丹田气,腰眼也被二指戳麻、浑身的力道尽数散去,喉咙也传来了一道坚硬冰冷的触感……

    周长安还是识时务的,立刻僵住不动,同时也闭上了嘴巴……

    那牙人走到小胡同中,只见幽北的牙人行首齐返、正用一柄大铜钥匙,死死抵在一个阔老爷的咽喉之上,正笑眯眯的对着自己招手……

    “合子的……这火点子踩哪道板的?空子还是溜子?(兄弟,这阔老爷是哪条道上的?是咱们江湖人吗?)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,别瞎打听了,怕你知道以后当场吓死过去。喏,钥匙,这是房契地契,拿好了啊。”

    那尖嘴猴腮的牙人,伸手接过抵在周长安喉咙前的钥匙,又全神戒备地数出八张百两银票,与这位幽北同行银货两清。临走之前,他还撇了一眼周长安那漫布油渍的袖口,脸上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、还嗤笑着骂了一句

    “瓜怂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看来,这牙人是把衣着富贵,袖口却沾染些许油污的周长安,当成了只有一身“火叶子(值钱衣服)”的江湖骗子了!

    齐返笑呵呵的收回了银票,拍着眉头紧皱的周长安,缓步走到他的面前

    “四皇子,我典卖自家产业,好像不关北燕朝廷的事吧?”

    周长安看着远去的牙人,沉默了半晌,对齐返说到

    “八百两银子的铺面,被他几句花言巧语之下、赚去了一半还多……只知鼓噪唇舌、不劳而获,却能日进斗金,这公平吗!呵,我好像理解南康朝廷,大肆捕杀江湖人的原因了……”

    齐返冷笑了一声,拍了拍沾染了些许墙灰的袍袖,给周长安丢下了这么一句

    “爹还没死呢,就操起了皇帝的心!我哥一点都没说错,你们这些人呐,心早已经脏透了!呸!周长安,也不是我齐返看不起你!你要是也想铲除江湖道,那就试试看好了!哦对了,在我们安全离开长安城之后;你的那块天子玉佩,自会有人送到府上,回见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齐返挺着大肚子,一摇三晃地走出了长乐坊,消失在了周长安的视野之中;而被一个下九流如此侮辱的四皇子,面色一冷,伸手摸向自己的里怀……

    果不其然,那枚可以代天子之命、号令文武百官的皇家玉佩,竟然不翼而飞了!周长安急忙奔回秦王府,吩咐家下人等,从里到外翻了一个底朝天,依旧是毫无结果!

    直到次日清晨,负责掌管后府的二管家,在菜贩例行送来府上的蔬菜竹筐之中,找到了这枚失踪一日的天子玉佩!

    其实,仗打到现在这个地步,对于周长安个人而言,已经立于了不败之地。进一步,他可任由燕京沦陷于庞青山之手,届时自己高举承继父兄之志的大旗,率北燕文武驱除南蛮孤军,而后在众望所归的情况之下驾登九五,问鼎中原!

    就算退一步,他也可以立即率军回援燕京城,一举歼灭庞青山所部,再次立下汗马功劳,成就一番父慈子孝的千古佳话。毕竟眼下太子已疯,他只需要耐心的等待着天佑帝驾崩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这枚玉佩背后的意义,对于军中威望鼎盛他来说,已经根本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如果自己随身携带玉佩,又被人偷去的话,那么问题就完全不同了。既然人家可以毫无知觉的情况下,偷出他一直藏在里怀的玉佩;那么也可以在自己毫无知觉的情况下,在自己的心窝处插上一把刀子!

    其实,这对于以前的周长安来说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;毕竟谛听随便叫出来一个探子,也有这份能耐,他早就习惯了时刻保持警惕。可周遭的环境发生变化,人的心境自然也会发生变化,今时今日的周长安,已经把目光放在几年之后了……

    四皇子周长安,的确称得上是人中龙凤,天纵奇才。他的文才智策,远超幽北兴平皇帝颜青鸿;经过一场场鏖兵血战,他的兵法与韬略,也不逊于当世任何名将。而且他不但在北燕朝廷的掣肘之下,从无到有,打造出一个可以勉强与谛听“掰腕子”的赤乌;更在河东城下浴血奋战、困守危城,将秦军最猛烈的第一波攻势全部化解!

    从本质上来说,周长安与沈归,乃是同样类型的人他们如果生逢天下太平,民生安乐的年代,可以成为治世辅国股肱之臣;若是生逢苍生离乱、刀兵四起的烽火年月,他们也可以登高一呼、裂土封侯,稳稳当当坐在逐鹿中原的台面上!

    只不过沈归的眼光,穿越了华禹大陆的时代框架;而沈归脑海之中,也拥有诸多“先贤至圣”的智慧谋略,更那些付出了无数鲜血与生命为代价、换回的历史经验教训……

    沈归站在了无数巨人的肩膀之上,能够做到这一点并不值得奇怪,也谈不到什么天纵之才!可周长安走到今天这个地步,却并没有依靠任何外力辅助,更显其难能可贵之处!

    按理来说,这样一个文武双全的绝顶天才,又身怀正统天家血脉,理应是北燕王朝中兴之主的不二人选!

    然而,北燕王朝承袭大燕正统,皇权传承的顺序,讲究一个父死子继、兄终弟及。可这个继承大统的皇子,首选一定是皇家的嫡长子,也就是正宫皇后所出的大儿子。即便太子早夭或是暴亡,也必须要遵循皇子的出身地位,按照顺序依次往下排……

    也就是说,周长安继位的阻碍、与颜青鸿当初面临的问题差不太多,但解决方式却没有颜老二那么简单。就算他杀了一个太子,前面也还有俩哥哥等着呢!

    其实继位这个问题,也困扰了天佑帝很长一段时间。如果按照资质与能力来说,三个周长永、也比不过一个周长安。然而如今太子在内外胁迫之下,接连不断犯下过错;甚至还糊里糊涂地举起倒蔡的大旗,悖逆恩师旧友、令旧党陷入了四分五裂的状态……可即便如此,失望至极的周元庆,也从未有过罢黜太子的念头。

    这也并不是天佑帝任人唯亲,盲目宠溺太子。一来,是现如今的北燕王朝,根本不需要周长安这样的“千古圣君”;因为华禹大陆已然是一片焦土,急需数十载的休养生息,容纳不下他的雄心壮志。

    二来,周元庆以为,皇权传嗣的礼法教条,乃是周家先祖百年以前、遵循大燕所制定的;这种教条与规则,因时而迭、因人而异的,不能刻舟求剑、列之为不可触犯的禁忌。在他看来,礼法可以随时废除,也可以添注修改;可一旦加以修改之后,不仅会影响本朝皇权,还会对后世天家子孙、带来更为深远的影响。对于这个问题,当事之君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。

    废长立幼这一条祖宗规矩,即是皇位传嗣的有力约束,也是皇帝推卸责任的最好借口。是好是坏,都看如何运用而已。

    三来,乃是因为太子周长永其人,虽然才智品貌皆不如四皇子,却非常适合掌管北燕王朝。他的性格迂腐固执,也就不会大刀阔斧、去修改那些自己尚未吃透的所谓“昏法滥政”;他目光短浅、为人小气谨慎,就会在未来北燕的中兴之治当中,为本国百姓谋取更多的利益;至于他的心狭量窄,他的刻薄寡恩,也会在很大程度上无视所谓忠直清流的“治世之法”、并抑制奸佞小人的无尽贪欲……

    最好的,与最合适的,不能混为一谈!

    所以自打确定了储君人选之后,天佑帝便对两位皇子采取了定向培养。太子周长永,师从旧党魁首蔡熹;成年之后入户部学习,了解北燕经济运转方式、与朝廷账目具体细则;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,向其传授为君之道、御国之法。

    而四皇子周长安,则师从新党掌门人王放,让那些渴望站上台前的小人随意为其造势,令他自小便出尽风头,至于成年之后,周元庆则令他着手组建赤乌,自此光明正大的步入“权臣”行列,成为太子的心腹巨患,时刻为其制造强烈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所以在天佑帝的构想之中,新党俊杰、与周长安一样,永远都只能坐在挑战者的位置上!

    可纵然天佑帝英明神武、机关算尽,却忽略了一个本质问题。新党、旧党、王放、蔡熹、太子和周长安等等等……他们不仅仅是天子掌中的玩物,更是活生生的人啊!    。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studynl.com
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studynl.com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