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盖世群英 > 第九百六十九章 相继登场
    鸿蒙青炎灯,这可是三界第一神器,来自混沌未开,宇宙未成时的鸿蒙年代,威震三界的紫薇大帝的本命法宝,怎么会认了一个不知从哪个卑劣下界来的女子为主!

    当年仙界大乱,鸿蒙青炎灯不知所踪,落在任何人手里都有可能,但它是什么存在,如何会随随便便选择一个下界之人为主?

    别说是这种连蝼蚁也不如的下界之人,这个帝王男子自身,也从不敢存有将鸿蒙青炎灯据为己有的奢望,他不过是奉命来寻找可能是鸿蒙青炎灯的神器的,如今证实了消息无误,只要他将这神物带回去,就是立下大功一件,绝不敢有染指的念头!

    因为他尚且有几分自知之明,知道这样的神物不是他能够拥有的,绝不会认他为主,非要强行占有,只会给自己带来滔天大祸!

    但是现在,鸿蒙青炎灯传来的不屈的挣扎和愤怒,却令他感应到了这宝贝与洛盈袖融为一体,不可分割的紧密联系,要想将它强行带走,先要抹杀洛盈袖的神魂!

    别说是他,穷尽仙界所有人的想象,都不会认为,鸿蒙青炎灯认主之人,不是帝尊转世的存在!

    这一瞬间他不由得想到,难道眼前这个卑微的女子,就是紫薇大帝的转世之身!

    这也太荒谬了吧,紫薇大帝一代雄才,经天纬地,叱咤仙界,令无数英才折腰,虽然不幸陨落,但整个仙界无人不认为,他定然会卷土重来,在仙界重新掀起狂风暴雨。这么多年来,各方天帝表面上看着无所事事,但暗地里谁也不敢放松,一直在追查紫薇大帝和鸿蒙青炎灯的下落!

    这样一个奇男子,伟岸丈夫,会选择一个女子的身体,作为自己转世的躯壳?

    他却不知道,当年青铜油灯里身着黑袍,头戴冠冕之人,并未有转世的想法,而是将自己的残魂藏在了青铜油灯里,等待苏醒。转世之路,障碍重重,是否真能恢复前世的辉煌,即便是他也没有必然的把握,而在心里,他是极度不甘的,定要以全盛的状态回归,向仇人一一清算旧账。

    然而正是这份骄傲,酿成了无可挽回的悲剧,无可比拟的天赋和独占鳌头的风光蒙蔽了他的双眼和灵智,他笃定认为,自己绝不会陨落,一定能够从沉睡中苏醒,却没有想到,在最关键的时候,上苍没有再垂青他,沉睡变成了永恒!

    青铜油灯没有得到明确的指示,守着一缕残魂孤独地忍受了无尽岁月,只管忠实地执行着吸收灵气的使命。到得后来,它都分不清这一缕残魂,究竟是生是死,以为这还是它的主人。

    无主的孤魂对于外界的一切都不排斥,厉恨天才得以进入了青铜油灯里查看,然后将众人都召唤进去。最后众人一致同意青铜油灯归洛盈袖所有,她推却不过试着与青铜油灯沟通,青铜油灯的意识里还以为是黑袍男子在与它沟通,欣然之下当即认主。

    说到底,再强大的器灵也无非有点如同三岁小儿的懵懂意识,青铜油灯在没有得到明确指示的情况下,就如同一个无主的孤儿,随便来一个人都能将它领走。洛盈袖只不过是恰逢其会,尝试了一下就得到了它的认可。

    而现在,这个帝王男子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,无法相信鸿蒙青炎灯竟然成为了洛盈袖的本命神器。但不管洛盈袖是不是紫薇天帝转世,都势必要将她击杀,才能重新掌控鸿蒙青炎灯。

    于是他一手抓住鸿蒙青炎灯,青色的火焰光华再盛,仿佛将这片天空都能烧穿了也无济于事,在他看来仿佛根本不存在一般,另一只手则是轻轻握拢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动作,苏傲天心头颓然升起了绝望,纵使有万般的不甘心,在这一刻,他却无计可施,只感到天地都随着帝王男子的一握,而收缩到了他的手掌里!

    酝酿已久的“惊神刺”,在帝王男子手掌收拢的同时,猛然发出,哪怕是到了万劫不复的绝境,苏傲天也绝不会束手待毙,一定要用尽全身的最后一点力气!

    洛问天与厉恨天,配合着“惊神刺”的攻势,神魂攻击如同潮水一般向帝王男子的识海涌去,三人联手的威势,如果能化为有形,必然会是天翻地覆般地令人惊骇欲绝!

    饶是帝王男子这般修为,都禁不住脑海中“哄”的一声,如同被人在头上狠狠拍了一巴掌,出现了瞬间的晕眩,握拢的手掌,不由自主地一缓。

    但旋即,他就恢复了清醒,眼睛里闪现出了惊异之色“卑贱的蝼蚁,居然还曾习得魂术?”

    哪怕是在仙界,对于神魂的精研都是属于一小部分天之骄子的特权,既令人艳羡,又令人恐惧。这样神奇的术法,居然在下界的蝼蚁身上出现,而且竟然有三人之多,令他感觉实在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他忽然意识到,鸿蒙青炎灯能被这群人中的一个得到,并非全是侥幸,这些下界来的蝼蚁,自有其不凡之处!

    如果换做另一种情形,或许这帝王男子会饶有兴趣地指点下这些个蝼蚁,看他们能成长到什么地步,拉拢收买留为己用也是不错的选择;然而现在,随着鸿蒙青炎灯的出现,他们只能命中注定地死在这里,修仙之路走到了尽头,人生之路也是戛然而止了。

    心念电闪间,他微微停顿令人无从察觉的手掌,再次收拢!

    突然间,他脸上闪现了一丝迷惘,像是愣住了!

    苏傲天立刻察觉到,本来在急剧收缩的天地,似乎就要变成一个小圆球,将里面存在的一切都彻底粉碎,忽然停顿了,不再收缩!

    尽管帝王男子的手掌已经握拢,然而天地收缩的趋势,却停止了!

    帝王男子瞬间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,他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,慢慢说道“来者何人?逍遥宫的事,你也敢插手?”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,苏傲天彻底明白了,天地收缩的趋势突然停止,并非是自己的错觉,而是有人在暗中干涉!

    但是他的心情,并未因有人前来干预而感到轻松,这个人的目的,应该与帝王男子是相同的,也是为青铜油灯,就是他口中的鸿蒙青炎灯而来!

    不管他与帝王男子争斗的结果如何,自己这一行人,已然成为了砧板上的鱼肉,所不同的只是下刀之人在变来变去而已!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即将命陨的危机算是消除了,两方争斗或许会给自己等人带来一线生机,即便再渺茫,也要尽可能地抓住!

    帝王男子说完后,四周是一片诡异的静谧,并没有人现身答话,帝王男子仿佛是一个人在独自表演,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越是这样帝王男子的心里越不平静,他再度缓缓开口道“为避免纷争,各方天帝已经达成了默契,谁先发现鸿蒙青炎灯,就归谁所有,道友想要破坏规矩,还是先思量一下,担不担得起?”

    他的口气,已经明显是心虚了,先把自己背后的靠山抬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这样危急的局面下,苏傲天的心中还是剧烈地跳动了一下,他真没想到,这盏残破的油灯,真观村道观里连灯油都供奉不及时,无人照看的油灯,一度成为自己以及真观村所有孩童玩具的油灯,居然连天帝都惊动了!

    直到此刻,他才彻底明白了,帝王男子方才说的“三界第一神器”,究竟是什么意思!

    这盏残破的油灯,鸿蒙青炎灯,就是这方世界,从仙界到所有的下界,最强大的宝物,连天帝都为之魂牵梦萦,垂涎三尺!

    无怪乎它有如此惊天动地的威力,在黑袍男子轻轻的一口气里,焚尽了多少不可一世的存在!

    那些在青色的火焰,必然就是所谓的鸿蒙青炎里挣扎哀嚎,毫无还手之力的强大生灵,不管是人是兽,无论哪一个,都强过了眼前的这个帝王男子!

    而那个黑袍冠冕之人,无疑也是一方天帝,却陨落在承天大陆这么一个仙界闻所未闻,如同一粒尘埃般渺小的卑微下界!

    当年的那位天帝,带着鸿蒙青炎灯一起失踪了,然而仙界的其他天帝,却没有一刻放松过对鸿蒙青炎灯的追寻,以至于洛盈袖将它带回来后,惊动了这些至尊存在,纷纷前来争夺。

    自己等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鸿蒙青炎灯有如许大的来头,也就不会特意加以掩藏,暴露是迟早之事。只不过现在这个时间实在是太早了,早得自己一行人毫无半分自保之力,只能任人宰割!

    帝王男子说完第二句话,依旧无人回应,他嘿嘿冷笑起来“道友不必故弄玄虚,眼前之事,我早已上达天听,逍遥大帝已经知情,不管你是哪方天帝的手下,都无权再插手了!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说,但是他色厉内荏的心态,不仅苏傲天,众人都察觉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一个沧桑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“不管是逍遥天帝,还是其他天帝,谁都不会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。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studynl.com
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studynl.com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