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着赵琉璃的话,那边的白洛水还未开口。

    赵琉璃便就是单手一挥,周围的白色光华,尽数收敛于她的体内。

    那一道道白色光华尽数褪去。

    赵琉璃身上的气势也是开始节节攀升。

    光华之外的黑暗逐步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白色光华刚刚收敛。

    林亦便就是见到了那边的白凰身影一闪,直接到了白洛水的身旁,探出手去,捏着她的手腕,一副关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刚刚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你是出了什么事情,没事儿就好,没事儿就好。”

    白凰看着白洛水,目光灼灼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之后,便就是悄然的开始查看着白洛水身体内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一查之下,让白凰心底禁不住一阵狂喜。

    她可以感觉到,眼前的白洛水,与刚刚的白洛水,已经有了极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灵觉越发强盛。

    这丝变化,被她看在眼中,更显有几分抑制不住的激动。

    “洛水,你是不知道,刚刚你被那白光收进去之后,祖师有多着急呐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老者也是在这个时候走上了前来,帮腔作势。

    “谢谢祖师关切,我感觉还好。”

    白洛水点头。

    那边儿的骆瑶衣已经一个蹦跳到了林亦身旁,她起先也是关心的看向林亦,见着林亦似乎没有出太大的问题之后,这才一脸好奇的看向站在林亦身旁的赵琉璃。

    “倒是一个好苗子。”

    赵琉璃看向骆瑶衣,见着骆瑶衣一手拉着林亦的衣袖,一副依赖的样子:“今日得见一火灵体,倒也算是你我缘分。”

    “便就赐你一道机缘。”

    她倒也干脆,再次一指点出,一道灵光转眼而去,瞬间就融入了骆瑶衣的身体之中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骆瑶衣本能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但是很快,她发现身体似乎没有什么别样的变化,又一脸懵的看向赵琉璃。

    “这一道灵光的作用,容你日后再细细体会了。”

    赵琉璃对着骆瑶衣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那门内的……”

    游冥道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眼前的赵琉璃。

    他一脸惊艳的朝着赵琉璃看去,委实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眼前的赵琉璃。

    而且游冥道原本以为门内是有什么特别的法器,没成想,那里面居然有个人!

    这人该活了多久?

    在里面不吃不喝的,这么多年,千百余年?

    游冥道单是一想,都感觉到心底泛起一阵阵的寒意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更是丝毫没有半点身为港岛大师的桀骜,有的只是谦卑,恨不得当一个缩头乌龟,深怕一句话说错,就被眼前这个女人给秒了。

    “晚辈白凰,见过前辈。”

    白凰的手还拉着白洛水,她见着赵琉璃给出一道灵光,入了骆瑶衣的体内的时候,整个人心情难以自制的激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看向赵琉璃:“有幸与前辈相见,委实是晚辈之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以来,晚辈能与前辈同处一室,实在是晚辈与前辈之缘,若是不介意,但求前辈,赐我机缘。”

    白凰话语极快,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掩饰。

    赵琉璃朝着她看去,单手制住了准备往前而去的林亦的步伐。

    她眸光清冷,看着白凰的脸:“多年相伴,倒也算是缘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你屡次三番,打算在此地设下阵法,侵蚀我的灵气,真说起来,这恐怕是一场孽缘。”

    赵琉璃语气淡漠,幽冷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边的白凰脸色微变,随后她连忙开口:“我只是看前辈一人孤身在此,怕前辈孤寂,这才屡次叨扰,倒也不是真想……不是真想要前辈您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且休。”

    赵琉璃摇头:“有些事情,讲得太过,未免就会无趣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本是不该走出这扇门,但是今日出门而来,给你两个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一则自废修为,远离白家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二则葬身于此,永世长眠。”

    赵琉璃语气淡淡,声音之中,冰冷之意更甚。

    她浑身上下,气势强劲,此刻衣衫飘摇,满身仙气。

    听着赵琉璃的话,上一秒还满是激动的白凰,下一秒整个人的脸,接二连三的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手还牢牢地抓着白洛水的手腕。

    一旁的老者面色一变。

    白洛水更是满心惊讶,她看向赵琉璃:“前辈,若是没有我前辈指点我迷津,我也不可能和他这个海州林大师来到此地,将你从门内放出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说话,未免太过不近人情!”

    白洛水有些着急,她虽然看不出来眼前赵琉璃有多么的强大,但是单凭直觉,加上眼前赵琉璃身上的那股子气度,就要远高于白凰。

    “放我出来?”

    赵琉璃闻言,看了她一眼,摇头:“我自封于此,倒也谈不上放与不放。”

    “我与你白家有恩,你白家还恩与我,我之前为你开了灵觉,现在为你指点迷途,两件事,算是彻底还清你们白家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白洛水闻言尚且还有不解。

    赵琉璃随后看向白凰:“该松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打算夺走她的机缘,还是连带着直接要了她的命?”

    赵琉璃话才说完。

    “师傅?”

    白洛水看向白凰,虽有不解,但是却是禁不住被白凰死死捏着的手腕上,传出来一阵痛楚。

    “我守候在此数十年,为的不过就是一场机缘,你凭什么不给我,凭什么不给我!”

    白凰脸色阴沉且森寒:“我也是白家人,你凭什么只报恩于白洛水,却不报恩与我!”

    “白洛水身上的灵觉天赋是属于我的,本该就属于我!”

    她声音之中,怒意昂然。

    而听着她的话,白洛水整个人僵在了那里,愣愣的看向白凰。

    虽然她知道白凰姓白,与她同姓,但是从来不知道,白凰居然和她同出一门。

    “同一个白家,不同的支脉。”

    “我欠的是她白家这一支的恩情,倒是与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赵琉璃看向白凰:“你处心积虑试图得到这一抹机缘,费尽心机,今日也正好是有个了断。”

    “了断?”

    白凰听着赵琉璃的话,忽而哈哈狂笑起来:“好好跟你说话你不听,那就没办法了!”

    “若是放在你全盛时刻,我或许不是你的对手,但是现在,在这里,我寻遍无数地方才得到的一个破灵法阵,足以让你这个魂体,魂飞湮灭!”

    “等你彻底完蛋,我会一口一口,将你身上所有的灵气,悉数吞并!”

    白凰声色俱厉,满目狰狞。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studynl.com
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studynl.com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