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亦吃完饭,没有继续补习,而是回了明海花苑。

    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半,当林亦回去的时候,正巧碰到陈强山和吕舒急匆匆的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小亦,你回来了,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?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林亦发现陈强山的表情很凝重,吕舒的表情也有些不好看。

    吕舒见到回来的林亦,勉力笑了一下“饭菜还在桌子上,还是热的,你要是饿了就再吃点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别说那么多了,我先去开车。”

    陈强山看也没有看一眼林亦,快步走向车库。

    “陈叔叔这是怎么了?”林亦看着陈强山的背影,感觉他的情绪很不稳定。

    “唉,是他公司领导的事情,不知道得了什么病,现在躺在医院里面根本没有办法下床,也没有办法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找了很多神医都没有办法,而且那个领导一旦下台的话,陈叔叔的事业也就会受到影响。”

    吕舒叹了口气,随即微微摇头“这一次从江城市请来了一个神医,很有名气,就看他能不能够有办法了,如果实在不行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吕舒没有再说下去,她看了眼林亦,目光柔和“这些事情和你没有多大关系,小亦,你只要努力学习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吕姨一副皱眉不展的样子,想来这个领导对于陈强山的事业很是重要。虽然陈强山不怎么看得上我,但是即便是为了报答吕姨的恩情,恐怕也得走一遭了。”

    林亦心下打定主意,看着吕舒,仰着头笑了笑“吕姨,要不带我一起去吧,今天我的作业我在学校里面已经做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吕舒有些犹豫,因为场合实在是不怎么适合带林亦过去,况且吕舒也不知道林亦为什么会想要去医院那里。

    “我正好想要去换一下手上的纱布,也要去一趟医院。”林亦扬了扬自己的左手。

    “你的手好些了吗?还疼不疼?”吕舒关心的看着林亦的左手。

    “恩恩,没有大问题的。”林亦满脸微笑。

    正好陈强山的车子从车库里面开了出来,林亦不由分说的拉开了车门,坐了进去,吕舒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车子开向明海市人民医院,车内的陈强山见到林亦上车,眉头一皱“你不待在家里好好学习,上车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医院换一下纱布。”

    陈强山闻言嘟囔了一句,也就没有说些什么了。

    林亦坐在车后座,吕舒在前座,车内的气氛有些压抑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那个从江城市来的神医靠谱吗?”吕舒看着正在开车的陈强山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听说是在江城那块挺有名头的一个人,具体再多的我也不知道了,就希望他能够真的把盛总给治好吧。”陈强山叹了口气“不过也不能够抱有太大的希望,毕竟之前已经请了那么多神医来看过。”

    林亦坐在后座,听着陈强山和吕舒的对话,安静的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明海市人民医院。

    特护病房外面站着几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中年女人,身上穿着考究的灰白旗袍,身形丰腴,明明已经年过四十,但是看上去却像是三十出头的少妇一般,无论是身材还是皮肤都保养的极好,尤其是她浑身上下不自觉所透露出的那种大家风范尤其引人着迷。

    她的神情略微显得有些憔悴,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,目光紧紧的看着病房的大门位置。

    在中年女人的身旁,安静的坐着一个长相可爱,如同瓷娃娃一般的女孩,女孩留着一头瀑黑的长发,单手挽着中年女人,脸色也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而在她们的旁边,则是站着三个男人。

    为首的男人年龄三十多岁,个头不高,只有一米六的模样,身材略微显得有些肥圆,另外两个则要显得逊色几分。

    “嫂子,不用担心,盛总这一次肯定能够治好的,吴神医在江城市是出了名的神医,就算在我们江海这一带也是排的上号的,这次他来了,一定能够药到病除。”

    平年华站在走廊的椅子前,向着面前的中年女人微微躬身,目光不着痕迹得瞟向中年女人胸口的位置,眼底闪过几分贪婪。

    “有劳你了,年华,这次真的得多谢谢你,能够请来吴神医。”

    庞雪萍将目光从病房房门的位置移转开来,看向跟前站着的平年华,眼神中透露出几分感激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我应该做的,同为万盛的员工,我和盛总也算是老战友了,只是嫂子你不要太过担心,多多注意身体。”平年华咧着嘴巴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不知道这个吴神医有多么难请,为此平总专门还委托了江城市的朋友,专门去查探吴神医的喜好,知道吴神医喜欢烟嘴壶,平总还特地去古市上淘了一个清末之时的燕尾八鳞烟嘴壶,花了大价钱,这才请的吴神医出山的。”平年华身旁的一个矮瘦男人在一旁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为了盛总,平总可是操碎了心,这几天在公司的时候,每时每刻都在念叨着到底从哪能够找到好的神医,就连吃饭的时候,平总都在打电话到处寻医问药,就是为了盛总能够好起来的。”另一个男人紧跟着说着“虽然盛总在公司的时候,和平总有些理念不合,可是平总就是这么一个人,对盛总的事情是很上心的,但反观某一些人,盛总这么些年极力提拔,但是真的等到盛总遇到事儿了,屁都不放一个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这个男人脸上有些愤愤不平“真是为盛总感觉到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庞雪萍闻言,眉头皱了皱,看了眼周围“强山还没有来,大概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,强山应该是遇到了什么事情,毕竟公司里面那么忙,难免遇到处理不过来的事情,老沈,你这样说话就不好了啊。”平年华看了眼身旁的沈和,语气带着几分的批评,但是眼神中却满是赞许。

    “那我不说了,我不说了。”沈和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沈和是公司工程管理部的部门副经理,正好是被陈强山压了一头。

    早些年如果不是盛海洋盛总的原因,现在陈强山的位置就应该轮到他来坐,平日内与陈强山明争暗斗,但是因为盛总站在陈强山那边,所以沈和总是被压了一头,心底早就憋着股气儿。

    平年华偷眼看了眼坐在那里没有说话的庞雪萍,不得不感叹总经理的夫人保养得可真是好,这个身材皮肤再加上气质,哪怕是跟市里面的女主持恐怕都能够有的一比。

    盛总还真是艳福不浅,只是倘若真的一病不起,从此睡躺在床上成了一个类似植物人一样的存在,那么这个美娇娘还不是会落到自己的手里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平年华的嘴角不觉得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,心痒难耐。

    那个吴神医来之前已经通过气,是神医没错,但是这个病儿,治也是往坏了治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局势都在我的掌控之中,再过几天,盛海洋的病情还没有好转,总公司那边就会下来任命,直接罢免他的位置,到时候顶替盛海洋做明海市万盛房产分公司总经理的就是我平年华,再开了陈强山那个刺头,到时候整个公司上下都是我的人,那还不是要什么就有什么?”

    平年华心底思量,倒是有些得意起来,想到这里,看向庞雪萍的眼神就显得更加炽热了几分,同时余光看向庞雪萍身旁始终一言不发的那个女孩身上。

    十五岁年级的姑娘,已经能够预见到再过三年,长开之后将会是怎么样的一个美人儿,只是对于这种嫩雏,平年华没有太多的兴趣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他更喜欢的是庞雪萍这种少妇,那种水蜜桃儿完全成熟的感觉,很能够刺激平年华的神经。

    而在这个时候,走廊的另一边,陈强山和吕舒两人急匆匆的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哟,强山啊,你这来的可真早,才四十多分钟就到了。”平年华看向陈强山,目光赤果果的看了眼吕舒。

    相较于看向庞雪萍的眼神中所带着的几分遮掩,平年华看向吕舒的目光中就要显得更加的直白。

    “陈强山也是有好福气,娶得老婆身材皮肤保养得一点都不比庞雪萍差,到时候要是他能够识相点的把自己的老婆给我玩玩,说不定还能够把他留在原来的位置上。”

    平年华心底琢磨着,脸上的笑容不由得变得多了几分的灿烂。

    吕舒没有去看平年华,她对平年华的观感很差,尤其是平年华看向她的时候,吕舒的心底总会异常的排斥,吕舒径自走向庞雪萍,在庞雪萍的身旁坐下,低声安慰。

    “平总,不好意思,路上堵了下车,那个,吴神医呢?”陈强山强压着心头的火气,这个平年华这样说话,分明就是要挑事儿,但是形式比人强,现在的陈强山,还真的没有什么资格叫板。

    “吴神医?吴神医早几十分钟就已经进去了,难不成还等你来了再去看病?”矮瘦男人看着陈强山,一脸冷漠,他叫刘钊,是一直跟着平年华的心腹。

    “是啊,要是等你陈经理来的话,那么咱们盛总这个病,还看不看了?”沈和在一旁阴阳怪气的说着话。

    陈强山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但是偏偏无法出言反驳。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studynl.com
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studynl.com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